Sunday, June 28, 2009

竹圍展2009/6/13-7/3




























































關於這些黑刺 最初是在435駐村就開始用膠帶作東西時
去朋友的裱框店 看他有一大堆切剩的壓克力邊料 就要來貼膠帶作東西
至於為何會都作成這種尖刺的形狀 而且有動力一直作下去
我也一直在問我自己
原因有可能是這些回收料大多細長 善於邏輯思考的我 很自然的就切成三角形 會最少廢料

不過在這次展覽中 我把他當成我這個不自然地景的一部分
我想像它是河邊那些瘋狂建起的集合住宅
在另一個全黑的裝置上 我又想像它可能是塑料生命的森林

最近發現一件有趣的事 就是慢慢有些人只要有不要的壓克力就會送來給我 讓我把它變成尖刺

之前在435展覽時有個人跟我說 這些黑色膠帶跟刺好像在作一個性愛派對的場所(但那次的主題是葬禮)
如果廣意的去想他說的這句話 其實滿有趣的

Tuesday, June 23, 2009

青河系列

































這些平面的作品在開展前作的,最初是出於淤積這種感, 才想作的,材料是矽力膠跟各種黑漆跟一些化學材料。

有人跟我討論,這些畫面的構圖問題,比如說缺乏主體、畫面的協調...等。作為一個作創作的人,我承認不免思考到畫面的美感
但我對這些畫面的出現,很滿樂觀的,也許這樣混亂或無法對焦的樣貌,更接近我想要表達的訊息。


展出09/06/24


Monday, June 22, 2009

展出記述06/22

























展出記述2009/06/22

除了有時調整四周的物品,我常在展牆後面的空間嚐試繼續作些什麼,是因為下個
展覽也快到了。 有時觀眾常從牆邊小心看著我,像在看動物。

到了某個階段,特別是紅水出現後,

這些情況演變得更加劇烈,甚至大膽的走到牆邊那些我必須查覺他們的位置,明顯
用動作表示我該說些什麼,甚至是運用一種接近急迫的口語,我試著解釋這些作品
...景象是想用人工物表現自然, 有時我大膽的說在進行一種異教的自創儀式...。很
明顯的,這些語言無法停止他的搜索,我們開始 聊些我的過去經歷跟背景,這些使
他安心不少。但我不由得不留意到,就算是日常的瑣事的敘述, 也會使得他的思緒
漸漸潛入我的幻象。由於竹圍工作室的叁觀者不多,上述的情況常是一對一的方
進行。

他似乎帶著和緩的心情離開,方才他說「這讓我感到夢靨。」

"我已經可以聽憑自己的意思來作,因此,看起來是自己行動的主人,事實上
是那麼回事。"

席時斌

Tuesday, June 16, 2009

默默的好幫手












默默的刷白線,後方還有一個人一直碎碎念不要流下來














默默的補膠帶

作品施工中

包了9m*2m的藍白帆布

用白漆刷了兩天把藍色刷掉




Monday, June 08, 2009

計劃階段記述0608

河海建醮 -被消滅之迷信與再裝置
席時斌-竹圍工作室2009駐地創作計劃

計劃階段記述:
對「迷信」的自我探求與反思是席時斌為本次駐地計劃設定的標記,4-5月初,他開始走訪了淡海地區民俗信仰的宗教場所,在幾周後盤衡桓大小廟宇,以及學習拿固定的幾隻香,來走訪固定的幾個香爐,或祈求一個富足平安的生活,或期待相信能得到永生後。

他回到淡水河邊,思索著何種形式展現這種經驗,是否也有一種表達心意的能力,透過行為的擁有,才得以回復平靜。河邊的溝區的淤積物(垃圾)是很容易使一本正經的思緒轉移低,因為它們被迫一直待在那,無法正常的流動,本性上也無法分解。他想起很久之前看到的一則新聞,有無以計數的塑膠垃圾在太平洋上形成一個渦流,淺隱在海洋中飄移,只有航行者能以肉眼覺視。

聽說人按照自己的形象創造了自己的神。黑人的神的膚色都是黑的,鼻子也是扁平的,而南歐人的神都是藍色眼珠,膚色紅潤。假如馬、牛、獅子也相信有神,而且也能夠繪畫的話,那麼毫無疑問他們一定以馬、牛、獅子的形象來畫出它們的神像。那沒有生命的塑膠垃圾的神又是怎樣呢?

他接著走訪路邊常見的五金行,收集黑色低廉的塑膠物,化學的,漆或膠,在展前的兩周作了六幅新畫作,加上以往將葬禮為標記的一小部分作品,以及現場進行的裝置,他就開始了這場展覽。

他並將這些作品想傳達的訊息,與 " 一千零一夜"作連結 就如同每個夜晚敘述一個故事來取悅死亡

〝我剛剛從一個混亂又刺激的夢中醒來。我知道現在是午夜。


席時斌 2009/6/8